Skip to main content

花見隨想



吾愛宋瓷宋色宋詞宋花尚,而宋代壑然隽逸的文人畫風 「稀疏淡遠,荒妙空靈」,更深刻地影響著宋代以後花學的立意、構圖和配置等。

中國插花中的三段三景乃源繫於中國水墨畫的獨特透視法,以平遠、高遠、深遠為本意,讓花境別具視野及留白並想像 -以虛納天地氣韻 ; 以靜蓄人間情致。「虛和靜」從來是華夏文化之所終始所追尋所究竟 - 「致虛極,守靜篤」,而後天地人方可圓融於和,如此則近道矣。

而文人畫與宋尚花學同樣是在意於錯落、疏落、虛實、呼應、輕重、散聚的思索和考量,一筆一墨一山一石一花一葉一草一木皆師古人、師造化、師心源。

近日,秋色漸深,秋心日重,分享宋人張道洽《瓶梅》的意象:

「寒水一瓶春數枝,清香不減小溪時 ;
橫斜竹底無人見,莫與微雲澹月知 。」

七言絕句自有其嚴正格律,然而短短四句二十八字已呈現了寒水、梅枝、小溪、斜竹、微雲、澹月的景致情意並且悠然復返於心,這正是中得心源、不為形式所役使之妙微 - 即相離相。

筆墨是行旅、花見也是行旅, 人生短暫又或悠長路途,亦不過為一場寄居與旅程。

願 與各花見同學分享這早上看【李唐 萬壑松風圖】後之隨想。



文字: Emily Chong 3.9.2017
花境攝於初秋煙霞濃重的 18/9/2017 日落前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宋人之美

宋朝的白山茶花及今時的玉繡球 初春的櫻桃葉配白桃花古畫扇面   讓心坎無染 讓紛擾無痕 我相信,人在歲月裡對世間的起伏感悟可流轉百年和更多 Emily 總說: 我忘了昨天,却又想起從前! 上古並不湮遠, 就如:我們在純然靜默的花葉裡可經歷詩般的時光流逝却又復還 ;要體會要洗煉或沉澱。 我回到宋人之美; 那心懷那景致; 那駐足那守候。 想起我台灣朋友常說的: Emily的老靈魂又來了! 我一看古籍、古畫册、古裝大河劇、老電影就逃不了老靈魂來襲!! 也許如張愛玲所論調: 「我寄住在舊夢裡,在舊夢裡做著新的夢。」

牡丹花球 . 色調演譯

以色列白牡丹和粉紅牡丹,配以蕙蘭,百萬星小花和翠珠花蕾,呈現白和粉紅的温柔婉約.     在細節中傳達心思 若更臻完美出塵--可選用鈴蘭替代百萬星小花 同樣的主花,改以淡粉紫藍調子的飛燕,又是另一種美麗     最後的一重演譯,是粉紅與綠的清新,選配綠桔梗和綠小綉球,頓時想起茵陳草地上的婚禮   以長春藤蔓捆著手花,自然悠然 以色列牡丹二月綻放,文殊花度以三重調子呈現牡丹的不同 向度,不惑之美

聯絡之度 Contact us

    Emily Chong 憑藉詩一般的花念花想和花境,呈現淨慮境致及往還復返其內心 所向慕和追尋的。   文殊花度 ---- 從來優雅 . 美麗 . 出塵。 在花葉與季節共舞的雍容國度, 在蔥綠和芳妍相遇時那悠遠的頃刻 , 在生活與遺忘之間 ,當時月下的牡丹和梔子花正是湮遠上古的記憶 。 這裡.文殊花度. 是花國的一角小窗欞。 美麗, 是當下知見 。 花的美亦復如是 。 Flowers and leaves, together dancing The vivid green and the richly colorful meet In an eternal moment of Knowing and forgetting, In the moonlight, peonies and gardenia show The old, the faded, the memories Here, M.dimension, A little window to look into the world of flowers The beauty, the present, the knowing The remembering and the forgetting The Flowers, the Beauty. 文殊花度---雍容.悠遠的花之國度 文殊花度在繁喧的都市生活裡演譯出塵花境。 所以我們的出品可以是一束花.一籃花.一盆一匣子一角落一場景...... 出塵花意境、喜慶花束. 花葉裝置. 婚禮花藝佈置都是文殊花度所致力及專注的範疇。 不一一而述。 花境、花學、花嫁、花置、花品、花課程和花講座 等 查詢,煩請電郵 留言 mdimension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