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梔子花飲



前輩金好老師知 Emily 深愛梔子,遠從台北寄來她上星期親手採花而熏窨的梔子花烏龍茶,香遠益清的山溪氣息,我心裡十二分感動感恩。


這批大花烏龍茶衹有二十斤的季節限定,為下週 【草山夜未眠】文人雅聚而焙製。


她告知我,這次花茶選用南投凍頂山烏龍茶(春),梔子花第一次薰選大花重瓣正中午探摘,第二次薰花選小花重瓣梔子花,晚上月光下採摘,此茶薰花二次(共18-24小時),日月同光!


這是二薰花茶(薰花兩次)第一泡花香明顯,第二泡茶香上來,第三泡花香茶香交融,茶花彼此成就!若隱若現!夏天冷泡滋味更醇和,清雅芳心!


謝謝金好老師的美好分享。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花見隨想

吾愛宋瓷宋色宋詞宋花尚,而宋代壑然隽逸的文人畫風 「稀疏淡遠,荒妙空靈」,更深刻地影響著宋代以後花學的立意、構圖和配置等。
中國插花中的三段三景乃源繫於中國水墨畫的獨特透視法,以平遠、高遠、深遠為本意,讓花境別具視野及留白並想像 -以虛納天地氣韻 ; 以靜蓄人間情致。「虛和靜」從來是華夏文化之所終始所追尋所究竟 - 「致虛極,守靜篤」,而後天地人方可圓融於和,如此則近道矣。
而文人畫與宋尚花學同樣是在意於錯落、疏落、虛實、呼應、輕重、散聚的思索和考量,一筆一墨一山一石一花一葉一草一木皆師古人、師造化、師心源。
近日,秋色漸深,秋心日重,分享宋人張道洽《瓶梅》的意象:
「寒水一瓶春數枝,清香不減小溪時 ; 橫斜竹底無人見,莫與微雲澹月知 。」
七言絕句自有其嚴正格律,然而短短四句二十八字已呈現了寒水、梅枝、小溪、斜竹、微雲、澹月的景致情意並且悠然復返於心,這正是中得心源、不為形式所役使之妙微 - 即相離相。
筆墨是行旅、花見也是行旅, 人生短暫又或悠長路途,亦不過為一場寄居與旅程。
願 與各花見同學分享這早上看【李唐 萬壑松風圖】後之隨想。


文字: Emily Chong 3.9.2017 花境攝於初秋煙霞濃重的 18/9/2017 日落前












文殊花度--- 說明.書 ( What we are )

文殊花度

在花葉與季節共舞的雍容國度,
在蔥綠和芳妍相遇時那悠遠的頃刻,
在生活與遺忘之間,
當時月下的牡丹和梔子花正是湮遠上古的記憶。

這裡 -- 文殊花度 -- 是花國的一角小窗欞。

美麗,是當下知見。花的美亦復如是 。





M.dimension

Flowers and leaves, together dancing
The vivid green and the richly colorful meet
In an eternal moment of
Knowing and forgetting,
In the moonlight, peonies and gardenia showThe old, the faded, the memories

Here, M.dimension,
A little window to look into the world of flowersThe beauty, the present, the knowing
The remembering and the forgettingThe Flowers, the Beauty

(English Translation by Prof.Ho Hsiu Hwang)
由心感謝敬愛的何秀煌教授賜筆賦予M.dimension如詩一篇的英譯文本,謝謝老師。

Real Brides & Weddings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