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花見隨想



吾愛宋瓷宋色宋詞宋花尚,而宋代壑然隽逸的文人畫風 「稀疏淡遠,荒妙空靈」,更深刻地影響著宋代以後花學的立意、構圖和配置等。

中國插花中的三段三景乃源繫於中國水墨畫的獨特透視法,以平遠、高遠、深遠為本意,讓花境別具視野及留白並想像 -以虛納天地氣韻 ; 以靜蓄人間情致。「虛和靜」從來是華夏文化之所終始所追尋所究竟 - 「致虛極,守靜篤」,而後天地人方可圓融於和,如此則近道矣。

而文人畫與宋尚花學同樣是在意於錯落、疏落、虛實、呼應、輕重、散聚的思索和考量,一筆一墨一山一石一花一葉一草一木皆師古人、師造化、師心源。

近日,秋色漸深,秋心日重,分享宋人張道洽《瓶梅》的意象:

「寒水一瓶春數枝,清香不減小溪時 ;
橫斜竹底無人見,莫與微雲澹月知 。」

七言絕句自有其嚴正格律,然而短短四句二十八字已呈現了寒水、梅枝、小溪、斜竹、微雲、澹月的景致情意並且悠然復返於心,這正是中得心源、不為形式所役使之妙微 - 即相離相。

筆墨是行旅、花見也是行旅, 人生短暫又或悠長路途,亦不過為一場寄居與旅程。

願 與各花見同學分享這早上看【李唐 萬壑松風圖】後之隨想。



文字: Emily Chong 3.9.2017
花境攝於初秋煙霞濃重的 18/9/2017 日落前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文殊花作@ 木+木 IDG concept

文殊花度在方框裡作花,一彎弧線劃出逸致, Emily
終始所愛的春綠凍白,添了些微樸拙的秋藍與春色盈動的粉紅。
文殊花作@  木+木 IDG concept




瑰麗婚禮 Happy Wedding to Jay & Elite

文殊的一花一葉都說明了個性和品味。



一雙壁人 Jay & Elite的十月花嫁。


Anemone正待綻放。



極為喜歡這由新娘子Jay提供的立體花布。


註册桌後一對逾150cm高度的優雅花作。








飛燕草的花兒。



指環花枕 (Ring Pillow) 既見証盟誓,亦可作擺設花品。



上方是閃耀的萬代蘭,下方是逾百朵風信子。



新娘子Jay指明要文殊所鍾愛的枝椏作花枕之素材,為此
Emily為她搜集了這富寫意國晝的小樹梢,令花枕的空間上揚,更有獨自美麗的出塵。


Photo Corner的美麗看似不經意,文殊以花以燭臺光影經營
佈局,新人的美麗和甜蜜更是顯然。



文殊用心搜購花器、燭臺......點滴不懶。




Candy Corner的甜美一隅。





葉蔓和小花都落在光影裡外。





Jay選擇了一束簡潔的蒙羅麗莎作花球: 晨光下Anemone的紫調與瑰麗。不可言諭地令人著迷。





文殊的山茶花之記,印証優雅。